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关于逃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虚报注册资本的案例评析
  发布时间:2013-03-18 11:29:26 打印 字号: | |
  关于逃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虚报注册资本的案例评析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判决书: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2011)新刑初字第161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逃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报注册资本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新民市人民检察院,检查员计兴中。

被告人周成武,男,汉族,1954年3月11日出生于辽宁省新民市,初中文化,原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实际经营人。2008年被告人周成武因犯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2010年8月19日被逮捕。

辩护人洪伟,辽宁潢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基本案情

(一)逃税的事实

2009年11月至2010年6月期间,被告人周成武(系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经营者),使用81组虚假海关完税凭证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抵扣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应缴纳的进项税税额合计人民币5 920 903.6元。2010年6月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被税务机关强制扣留未形成申报抵扣的14组虚假海关完税凭证、未形成抵扣税额122万元。

(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

2010年5月,被告人周成武通过刘友同介绍,在没有货物购销的情况下,以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为销售单位,为山东曲阜市虹飞电缆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九组,票面金额合计人民币898 615.35元,税额为人民币152 764.65元。

(三)虚报注册资本的事实

2009年7月9日,被告人周成武采用由徐捷代办企业注册并垫付出资的欺诈手段获取“辽宁赢利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出据的“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实收资本50万元人民币”的虚假验资报告。2009年7月10日,被告人周成武使用该验资报告注册登记了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

三、案件焦点

被告人周成武辩解:1、针对起诉书指控的逃税罪,被告人周成武称其不知道海关完税凭证是假的,不能构成逃税罪;2、针对起诉书指控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周成武称起诉书指控的两起虚开的事实,是有真实货物往来的,不能成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被告人周成武的辩护人洪伟提出:1、针对起诉书指控的逃税罪的犯罪,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2、针对起诉时指控的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提出存在真实货物往来的辩解;3、起诉书指控的虚报注册资本的犯罪事实应构成抽逃资金罪。

四、法院裁判要旨

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控辩双方争议的被告人周成武利用虚假的海关完税凭证逃避缴纳税款是否存在主观故意及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经查,天津市和平区国家税务稽查局出具材料证实,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取得的用于抵扣税款的95组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没有入库信息,均为虚假的海关完税凭证,沈阳市工商事务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企业资料查询卡片证实,沈阳市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中不包括进出口业务,被告人周成武在预审期间供述其所取得的海关完税凭证、报关单、通用缴款书等票据均由天津商储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业务员田明提供,证人田明证实其与周成武没有任何业务往来,也没有接触过任何海关进出口业务,且被告人周成武曾让其冒充天津商储进出口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被田明拒绝。被告人周成武当庭辩称其所取得的海关票证是从天津商储进出口有限公司业务员王英川处取得的,经查,天津商储进出口有限公司证实其公司从未聘用过王英川这个人,且与周成武及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之间没有业务往来。被告人周成武所供述为其提供进口货物的五家进出口公司,其中 “天津市华能立天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于2005年6月30日被注销,“天津中技进出口公司”、“天津市诚贸进出口有限公司”经天津市工商局信息中心微机检索均不存在,“天津商储进出口有限公司”、“天津利贝德进出口有限公司”均证实与被告人周成武及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无任何业务往来。经查证,被告人周成武具有供述虚假事实及翻供的主观故意,主观上具有利用虚假的海关完税凭证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的故意,客观上被告人周成武利用虚假的海关完税凭证向税务机关报送虚假的纳税申报表,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应以逃税罪定罪处罚。故对控方的意见予以支持,对辩方的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周成武及其辩护人针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辩称,其与曲阜市虹飞电缆有限公司之间存在真实货物往来。经查,证人宫伟系曲阜虹飞电缆有限公司的法人证实其与被告人周成武及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没有直接联系,是通过中间人刘友同联系的,证人刘友同、孙洪波均证实曲阜虹飞电缆有限公司与被告人周成武及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没有真实的业务往来,也没有货物往来。在审理期间,被告人提出一份山东曲阜市虹飞电缆有限公司的证实材料,经当庭质证,公诉机关认为该证据不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经查证,证人刘友同证实,曲阜市虹飞电缆有限公司的老板宫伟曾让刘友同帮助开具增值税发票,为此事刘友同才联系的被告人周成武,并从周成武手中取得了9组增值税发票,刘友同与宫伟、周成武之间都没有货物往来;证人孙洪波也证实其作为主管生产的副经理从未见过与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交易的货物,故对被告人周成武提出其与曲阜虹飞电缆有真实货物往来的辩解证据不足,不予采纳。此争议问题对控方的意见予以支持,对辩方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周成武及其辩护人针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辩称,周成武与沈阳鑫国联电缆销售处之间存在真实货物往来。经查,证人段宝荣证实其是通过业务员胡利群联系的沈阳爱信特贸易有限公司,以每米389元的价格够买了300米电缆,交货后,通过出纳员以现金支付的方式付款,且随案移交的编号为00408857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票面金额为人民币99 743.59元,应缴纳税额为人民币16 956.41元与沈阳市国联电缆附件制造有限公司出具的记账凭证相符,价税合计金额与沈阳市国联电缆附件制造有限公司入库单上的票面金额相符合。证人段宝荣证言证实其与被告人周成武存在货物往来,故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起诉书指控的本起交易没有真实货物往来,因此在不能证明没有货物购销的情况下,被告人周成武不存在为他人开具数量或金额不实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起诉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辩方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周成武虚报注册资本的犯罪事实应构成抽逃出资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抽逃出资是指公司的发起人、股东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的行为,抽逃出资的实质是指对出资具有支配权的公司出资人在自己的主观意识支配下将资金抽逃出来的行为,而本案中证人徐捷证实其帮助周成武办理成立公司的相关手续并垫付资金,但垫付的五十万资金一直控制在徐捷手里,周成武并不实际控制占有,因此周成武不存在抽逃出资的主观可能性,客观上周成武委托徐捷代办注册公司并垫付资金的行为是利用欺诈手段骗取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实际上周成武对徐捷垫付的出资没有处分权,周成武的行为应以虚报注册资本罪定罪处罚。故对控方的意见予以支持,对辩方的意见不予采纳。

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偷税抗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1)项、第(2)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周成武犯逃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零五万五千元。

五、法官后语

本案处理重点在于对被告人主观犯意及客观实施犯罪行为的判定。在此类犯罪中证人往往为了隐瞒自己在商业活动中违法、违规的行为,而出具不实的证言,或者提交虚假证据,这就给司法机关查处此累犯罪增加了难度。

具体到本案,本案中被告人周成武为了掩盖其实施逃税、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行为实施了教唆他人作伪证的行为就暴露了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的主观恶性。此外对是否真正存在实物流的问题也是认定此类案件的关键,对于库房、加工厂、加工成品的存在与否可以辅助认定被告人在客观上是否实施了虚报的行为。
责任编辑: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网

地址:辽宁省新民市辽河大街12号 电话:024-27509740 邮编:110300